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按下快門的瞬間|Leica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2023

【#HUS藝術】擁有百年歷史的德國老字號相機品牌Leica,一直以其相機工藝及創新科技為名。Leica設立的「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LOBA)是攝影界最具權威的獎項之一,大獎得獎者將獲得4萬歐元的獎金,和價值1萬歐元的Leica相機設備;新人獎得主亦將獲得1萬歐元的獎金和一部Leica Q3相機。

第43屆「LOBA」的優秀攝影作品得到來自30多個國家,約60位國際攝影權威提名。經過嚴格遴選, 評審團最終確定了LOBA大獎和新人獎的入圍名單,所有入圍相片均載於官方網站,讓大家一同看看各位大師的傑作吧!

2023年LOBA入圍名單一覽(包括大獎和新人獎,按字母順序排列):
埃裡克.布維:《海拔》(Eric Bouvet: Elevations)

山脈、冰川和令人費解的釘子:過去三年間,這位出生於1961年的法國攝影師一直在使用 20 × 25 的大畫幅相機和十九世紀的歷史攝影方法創作其作品系列,以此致敬早期的攝影。他非常關注法國境內阿爾卑斯山勃朗峰周圍冰凍地帶的減少和氣候變化,並以精心構思的拍攝手法,將這一宏偉的主題拍攝下來,極具現實意義。

伊斯梅爾.費爾杜斯:《海灘》(Ismail Ferdous: Sea Beach)

多彩的海灘生活:科克斯巴紮爾 (Cox’s Bazar) 位於孟加拉最南端,延綿孟加拉灣,是備 受該國人民喜愛的熱門目的地。這裏被認為是一個文化大熔爐,來自各行各業和社會各階層的人們都在這裡尋求片刻的放鬆和娛樂。這位生於1989年的攝影師來亦是自孟加拉,但現居於紐約,此次回到這個特殊之地,他以亮麗的色彩捕捉海灘遊人與度假氣氛 。

約翰娜 – 瑪麗亞.弗里茨:《花園之塚》(Johanna-Maria Fritz: A Grave in the Garden)

俄烏衝突於2022年2月24日爆發,僅兩天後,這位生於1994年的德國攝影師就開始在這個充滿爭議的地區進行紀實攝影工作。該相片系列在一年內於不同地方拍攝,揭示戰爭的恐怖和對人們造成的殘酷後果。這一出色的報導攝影作品系列直接反映了戰時人們的日常艱辛,不經任何修飾。

娜特拉.格里加拉什維利:《最後的格魯吉亞游牧民族》(Natela Grigalashvili: The Final Days of Georgian Nomads)

這位生於1965年的格魯吉亞攝影師一直在觀察和探索阿賈拉 (Adjara) 的村莊社區。阿賈拉是格魯吉亞有名的山區之一,依然保留著古老的傳統和游牧的生活方式,但嚴峻的社會經濟狀況正在給該地區帶來越來越多的變化。人們正搬離此地,整個村莊被遺棄,古老的傳統在逐漸消失。

喬納斯 · 卡科:《垂死的河流》(Jonas Kakó: The Dying River)

科羅拉多河發源於落基山脈,並於加利福尼亞灣入海,曾經長達二千公里。但近幾十年 來,為了滿足日益增加的農業和城市用水需求,人們大量引水導致部分河段乾涸。生於 1992年的德國攝影師卡科,以其作品系列揭示了約四千萬人為賴以為生的水資源而掙扎的現狀。對於生活在科羅拉多三角洲的原住民庫卡帕 (Cucapá) 族而言尤為嚴重,因為沒有河流,他們的文化亦會相繼滅亡。

樂子毅:《此時,彼時》(Ziyi Le: New Comer)

這位生於1993年的中國攝影師最初透過微博開啟這一攝影項目,發現人們對他感性的肖像作品充滿興趣。他意識到這些擺拍的照片折射出他的自我懷疑,疏離感和日漸加重的空虛感。因此才有「新人」這一系列動人的肖像,它展現一代人對個人發展和社會地位的追尋。

埃杜 · 萊昂:《發掘記憶》(Edu León: Unearth the Memory)

這位生於1977年的西班牙攝影師在拉丁美洲生活了十多年。他在哥倫比亞受武裝衝突影響最嚴重的地區 — 布埃納文圖拉 (Buenaventura)、卡卡里卡 (Cacarica)、拉西姆納加 (La Ciénaga) 和埃爾薩拉多 (El Salado)拍攝的相片系列獲得了LOBA提名。他與作品中的主角共同創作相片主題,希望以此記錄並揭示女性的處境及其經歷;在這片暴力肆虐的土地上,既能捕捉到充滿痛苦的影像,亦能看見對和平的嚮往。

拉尼婭.馬塔爾:《五十年後》(Rania Matar: Fifty Years Later)

黎巴嫩仍在為一場始於五十年前的內戰承受後果。在經歷了殘酷的衝突、政府的腐敗和新冠疫情導致的數月封鎖之後,2020年貝魯特港的爆炸更使黎巴嫩陷入了無盡的深淵。這位1964年出生於黎巴嫩的美國攝影師,將其系列作品聚焦於黎巴嫩女性,以影像展現了黎巴嫩女性的風采、創造力、力量、尊嚴和韌性,反映出整整一代人的希望、夢想和恐懼。

古斯塔沃.米納斯:《流動的城市》(Gustavo Minas: Liquid Cities)

轉型城市中的人們:這位1981年出生的巴西攝影師作品充滿了孤立、疏離,甚至是恐懼 感。攝影師頻繁利用反射捕捉不同層次的現實,而這些現實由不同社會群體的不同個人需求所決定。該系列拍攝於美洲和歐洲各大城市,精彩動人。

謝默斯.墨菲:《王國》(Seamus Murphy: Kingdom)

這位生於1959年的愛爾蘭攝影師已經在英國生活了35年。他欣賞英國人的禮貌和古怪。英國脫歐後,他開始重新思考自己與這個國家的關係,並從新的角度看待日常細微之處,舉止和公共儀式。因此自2016年起,他創作出一系列充滿辛辣諷刺,同情和批判社會現狀的作品系列。這位攝影師認為,古怪的軍樂適合作為自己作品的音樂伴奏。

喬迪.魯伊斯.西雷拉:《這一邊也有夢想》(Jordi Ruiz Cirera: On This Side There Are Dreams, Too)

該作品系列始於墨西哥北部邊境地區人們的日常生活,這一地區從太平洋沿岸的蒂華納(Tijuana) 一直延伸至墨西哥灣,綿延三千公里。該邊境地區常常成為媒體在暴力和移民 衝突方面的報導主題。相較之下,這位生於1984年的西班牙攝影師卻將作品系列聚焦於希望和夢想,日常故事以及獨特的風景,顯得安靜平和。

萊蒂西亞.範松:《向敖德薩致敬》(Laetitia Vançon: Tribute to Odesa)

該作品系列拍攝於2022年6月的烏克蘭敖德薩 (Odesa)及周邊地區,這裏對衝突雙方而言 均是別具象徵意義,和佔重要戰略地位的地方。俄方的侵略已經持續數月,這座城市遭到襲擊,但仍然頑強抵抗。這位常駐慕尼黑的法國攝影師 (1979年出生) 將她的報導作品聚焦於日常生活中安靜而簡單的時刻,展現著人們努力維持日常生活,渴望回歸常態的境況。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

Stay tuned to th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