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HUSsoul|所謂的罪疚感?

【#HUSpicks】【#HUSsoul】先前在〈學習慢「漫」生活〉中解構過生活之必要,重新感受和定義「生活」這回事。2023年來到尾聲了,回想起來,假日的你又是否仍埋首工作、找事情盲目地做呢?

那停下來的恐懼,甚至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努力,會萌生一份「罪疚感」。而這份「罪疚感」,大概你我也曾經歷過、感受過。

但從何而來,又為何而生?那被定義有罪的,到底是律例,還是人?

|所謂「罪疚感」?

罪疚感,可能是源於自己所做錯的事,承受着不可挽救的後悔;又或是做了不符自己或他人所望之事,而感到失望、內疚等。

這種「罪疚感」,

就像被困在透明的籠子裡, 你責備着自己、又覺得別人會責怪自己,

灰心着、擔心着、不安着。

這種「罪疚感」中,並不一定是「crime」(意:違反世俗法律的行為或稱罪行),而是一種心理狀態 ——

在內心譴責下, 而感到愧疚難安的一種主觀意識經驗。

而近來,亦有不少作品亦與此相關。

|電影:《白日之下》

取材於多宗轟動全港的殘疾院舍新聞的熱門電影《白日之下》,以調查記者角度揭露殘疾院舍的實況和傳媒行業的式微之難。

隨着演員的演繹,一步一步地感受到故事所呈現的憤怒和痛苦。而在直視這些社會中被忽略、被遺忘的問題下,心中也難免萌生「罪疚感」,當中包括看到主角曉琪的報導出街後,令殘疾院舍被「釘牌」、同時亦令院友失去棲身之所的一幕。明明是為正義挺身,竟也成了傷害別人的利刃。

難免會令人深思, 到底何謂「正確」的事或做法?

|舞台劇:《大狀王》

西九文化區 X 香港話劇團呈獻的原創音樂劇《大狀王》,就以廣東狀王方唐鏡的故事,訴說亂世之荒唐。而方唐鏡的多行不義、十惡不赦,終惹來厲鬼纏身索命,而他為求活命,只能踏上救贖之途,從憎恨到原諒、從荒唐到追尋公義,展現了一份自我詰問。

善與惡,到底如何定斷?

在《一念一宇宙》的歌詞中:「回望當初知道否 全是因果沾上手 留下幾多追悔親身去受」,就是全劇的世界觀;也如場刊上的一句 ——「智慧與生俱來,而善良是選擇」。從台詞到歌詞,都更強調的是,

如何做一個「好人」, 以及是否願意做「好人」。

|音樂:TAEMIN 〈Guilty〉

TAEMIN 的最新專輯主打歌〈Guilty〉,講述因「自私的愛」帶給對方傷害的同時,還認為這是自己愛的表現。

歌曲用簡單直接的詞句,配上管弦樂與電子音樂,交織出越痛苦越愛的複雜情感。

從引人犯罪的 Poison apple 開始,直到副歌前的一句「善與惡的模糊界線之上 最後一刻的審判」,都充滿理性與感情的掙扎。他在MV中,被迫審判別人,引伸了後來的舞蹈上,有無數雙手纏上他的束纜動作,極具有罪惡和愧疚的意味。

理性與感性的掙扎, 並不是罪。

|音樂:陳蕾 Panther Chan〈以正義之名〉

《以正義之名》是陳蕾最新派台作,歌曲講述所謂的「正義」。

事實上,「正義」並沒標準、亦非黑即白的相對,而每人對「正義」的定義都可截然不同。所以,當你的伸張正義時,也有可能高估了自己執行的正義、低估了自己實踐的邪惡。

邪惡和正義, 或許只是一線之差。

|地方:大館

如果定義有罪,便會囚於監獄。而大館就是罪的囚禁、予人脫下罪惡之地。在重啓古蹟保育項目中,新增了文化古蹟的常設展覽 —— 域多利監獄:B倉及D倉。

於日前正式對外開放,予人們重新探討監獄內的歷史、鐵窗生活、以及創傷和療癒等問題;並透過不同角度的敘述,包括前域多利監獄的職員和曾被關押在獄中的人物的分享,從不同維度展示大館的前世今生。

有形的囚室,有期限的贖罪; 但無形的囚室,卻無人能把你放過。

不論是目測他人之痛卻無能為力之感,還是曾錯過悔過,都是自己所構想的主觀情感。面對無力挽救或無可改變之事,唯一要學懂的,反而是「放下」和「原諒」。

放下沒能做的,原諒及理解自己的力有不逮。

正如 NETFLIX《精神病房也會迎來清晨》 中的金句:
1. 「你會覺得內疚、自責,還會有罪惡感,甚至都沒意識到自己正在慢慢凋謝,即使黃燈閃爍,你也注意不到,為了孩子的幸福,妳會徹底無視自己的幸福。可是,你自己不幸福的話,又能讓誰幸福呢?」

2.「請不要把別人的過錯也攬在自己身上,我希望妳能多愛自己一點。」

生命就是一直迎向艱難和充滿挫折的巨輪,哪怕只有一點點的滿足感,也值得快樂!

試着打破罪疚感的惡性循環, 多愛自己一點吧~

Sign Up to Our Newsletter

Stay tuned to the latest news.